鱼七忆

等花开,等风吹,等你来

年龄差(一篇不像后续的后续)

可能我和薛洋太不同,写不出他的行为,所以我只能改人设了
嗯,可能称呼会很乱,请亲们迁就下

  秋。

  夕阳。

  少年。

  这些构成了一副唯美的画,画的主角在此时难得很唯美。

  薛洋长大了。

  当然在时代的“变化”看过了不少近来大热的耽美小说,也明白了某些对金光瑶不太像“父子”的,嗯…情绪?比如金光瑶有时应酬后有酒味他会生气啦,金光瑶说最喜欢他是会偷偷脸红啦……但金光瑶那么聪明的人竟然没有发现,是因为他说过不喜欢金光瑶在他面前也那么累,还是……觉得他的喜欢太恶心?毕竟,他们,都是男生啊……

  薛洋踢着脚下的落叶,难得有着心烦。比被语文老师滔滔不绝的唠叨个不停还烦。

  秋末了,地上的落叶积了厚厚一层,走在上面像走在琴键上,沙沙的响声很好听。

  薛洋心烦意乱的回家后决定不想了,抱起游戏机就开始打游戏。等到很久以后发觉肚子很饿才知道已经他已经打了很久游戏了,而金光瑶可能有事也还没回家。

  金光瑶本来今天工作很早就完成了准备接小祖宗放学的,但是觉得自己对薛洋不该抱有那样的感情而一个人在路边停车思考了许久。

  那份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薛洋对他甜甜的笑时?还是薛洋软软的喊他爸爸或瑶瑶时?还是薛洋洗完澡不好好穿衣服露出被热气蒸的人有些微红眼框有些湿润,再配上挂着水珠的头发时?在知道薛洋除了对他没在任何人面前甜甜的笑过时,他是很开心的,笑像个得到奖励的孩子,他知道,那是他的占有欲作祟,同时,他也有些期待他的洋洋在…床上的样子。

  天慢慢从绚目的橘色转为沉静的墨蓝色,没有月亮,星星很多,很亮,这样的夜幕很美,却也带上了秋的萧瑟。

  等金光瑶从想象中回过神时猛然发现已经很晚了,薛洋不会做饭,应该饿了。薛洋说过最喜欢吃他做的酒酿圆子,比任何地方做的都好吃,薛洋经常洗完澡不吹头发有一次甚至发烧了……想到这,他不禁唇角上扬,这样,他的洋洋就离不开他了吧。金光瑶心情很好,连闯了好几个红灯回了家。

  一进门,就看见他家小崽子葛优瘫在沙发上玩手机。薛洋刚洗完澡只套了条短裤,没有扣的衬衫露出白嫩的胸膛和线条流畅的腹肌和人鱼线,不远处的人不禁咽了咽口水默念三年起步。

  金光瑶拿了毛巾熟练的给他的崽擦头发,不得不说薛洋的头发很软,摸起来很舒服。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瘫在他身上的人聊天“吃饭了吗?”“吃了。”“少吃糖。”“不可能。”……

  大约过了一个世纪,薛洋看着金光瑶有些女气却十分倾国倾城的脸,硬气到咬到自己舌头“那个…小矮子,我”“叫爸。”“你矮。”聊着聊着聊偏了,薛洋正准备在拉回话题时,金光瑶道“成美可是喜欢我?”想象中薛洋炸毛并没有看到,他家洋洋一反常态的害羞了,“是,老子喜欢你!”

  金光瑶有些发愣,他有想过薛洋会一脸承认的说不是,就是没想过薛洋会害羞的承认,一时没缓过来。薛洋看着金光瑶发愣,以为他不喜欢自己,很失落“你不喜欢我就算了,我可以搬出”“我也喜欢成美啊,”听薛洋说搬是他一下子清醒了,看着对方有些不相信的眼神,无奈“不是勉强。”

  看着对方瞬间活过来的样子金光瑶不禁哑然失笑,薛洋一下子反过来坐在金光瑶腿上一把抱住金光瑶,笑的很甜“我就说我魅力四射,怎么会有人不喜欢我!”金光瑶也回抱他“那你喜欢我一个就好了。”“嗯嗯!”

  动作过程中薛洋身上的衬衫已是半挂不挂在身上了,摸到一片光滑柔嫩的金光瑶眸色又暗了暗,在看到薛洋的裤子也有些滑落的时候下身硬了,身上的人在感受到时眼里闪过一抹惊诧,转而盛满了笑意“爹爹是不是早对我有,这种想法?”说到后面时薛洋又使坏的拉开了金光瑶裤子拉链。

  忍不住的金光瑶一把公主抱住薛洋“是啊,那洋洋自己惹得火可得自己熄啊~”“诶诶,瑶瑶三年起步,你想清楚啊!”“嗯,晚了哦。”

  窗外,夜色似乎没有那种秋天的萧瑟了。

  第二天,作死的薛洋真的没有起床,金光瑶看他昨晚太累,想到这金光瑶就很愉快地起床去做早饭了。不一会薛洋便醒了,随手抓了件衣服披上去了厨房找金光瑶。

  金光瑶看着薛洋半睡不醒地靠在厨房墙上,没扣好的衬衫不但没什么遮蔽,反而更加突出身上痕迹,腿间还有些不明物体留下被他草草擦擦了事,理所当然把他拉过来来了个厨房play。(过程各位看官自己想吧)
 
  这篇文章正式完结啦!
  朋友说我的文太纯了,作为资深腐女的她看不下去,所以我要证明给她看我其实也可以骑骑小自行车的
  啊啊啊写了两个多小时,希望我明天还有精力考试吧,加油!

评论(11)

热度(14)